<sub id="bvzrl"><dfn id="bvzrl"><mark id="bvzrl"></mark></dfn></sub>

    <sub id="bvzrl"><var id="bvzrl"><ins id="bvzrl"></ins></var></sub>
    <sub id="bvzrl"><dfn id="bvzrl"><mark id="bvzrl"></mark></dfn></sub>

          <sub id="bvzrl"><listing id="bvzrl"></listing></sub>

          <sub id="bvzrl"><listing id="bvzrl"><mark id="bvzrl"></mark></listing></sub>
            <sub id="bvzrl"><listing id="bvzrl"><mark id="bvzrl"></mark></listing></sub>

            • 信箱
            • 捐贈
            • 常用資源
            • 舊版網站
            • English

            科研動態

            首頁 - 教師與研究 - 科研動態 - 正文

            萬鋼談我國科技發展水平:基本形成跟跑 并跑 領跑三者并存格局

            • 發布日期:2014-06-17
            • 點擊數:
             


            (來源:中國科技網)
            我國與國際先進技術水平的差距是在擴大還是縮???中國科技發展形勢究竟怎樣?
            “國內外的判斷既有唱好的,也有唱衰的?!痹谌涨罢匍_的第五屆全國科技發展戰略研究聯席會議上,科技部部長萬鋼諄諄告誡100多名來自全國各地的科技發展戰略與政策研究人員:“如何客觀冷靜地分析判斷我國當前科技發展的真實水平,直接關系到我們對未來發展的安排和部署,也是戰略研究者需要深入研究并予以回答的問題?!?/span>
            中國創新能力處于第二梯隊
            近日,由中國科學技術發展戰略研究院(以下簡稱“戰略院”)編寫的《國家創新指數報告2013》新鮮出爐。報告顯示,2013年我國國家創新指數排名在全球40個主要國家中升至第19位,比上年提高1位。其中知識創造能力和創新環境指標排名持續上升,創新資源和企業創新指標排名保持不變,創新績效指標排名有所下降。
            “中國創新能力進一步增強,超越了處于同一發展水平的國家,繼續領跑金磚國家?!睉鹇栽航y計所副所長宋衛國指出,這突出表現在創新資源投入持續增加、創新環境顯著改善、知識創造成果豐碩等方面,這些有利因素預示未來中國創新能力的提升潛力仍然較大。
            但不能否認的是全球創新格局并未發生明顯變動,不同梯隊國家之間仍然存在短時間內難以跨越的創新鴻溝?!爸袊幱诟偁幾顬榧ち业牡诙蓐?,創新發展仍在中途?!彼涡l國指出,雖然中國創新活動規模已經位居世界前列,科技投入產出的增長率也全球領先,但創新基礎仍比較薄弱,如中國最近20年的R&D經費累計投入量,不及美國最近2年的累計量,也少于日本最近4年的總投入。
            萬鋼認為,戰略研究者要注意從指標分析中發現問題,并找到政策著力點。例如企業R&D經費占全社會的比重已達到76%,但企業R&D經費占主營業務收入的比重僅為0.77%;國際科技論文數量居世界第2位,但篇均被引證僅6.9次,遠低于10.7次的世界平均水平?!斑@要求我們更加關注并制定有關政策,強化導向,激勵論文質量和國際化水平的提升,引導企業加大創新投入等?!?/span>
            “跟跑”“并跑”“領跑”三者并存
            在本世紀初制定《國家中長期科技發展規劃綱要》時,科技界對我國科技發展水平總體評價是全方位落后跟跑。那么,經過十年發展,我國科技發展現狀如何?
            萬鋼對此的評價是——基本形成了跟跑、并跑、領跑三者并存格局,仍以跟跑為主。
            “自《規劃綱要》實施以來,我國與國際先進水平的差距整體縮小?!睉鹇栽貉芯繂T楊起全分析,目前我國技術水平在國際上處于中上位置,但在國際技術競爭中處于相對落后階段。
            同時,深度調查表明,我國基礎研究成果不能有效轉化為優勢技術,同時我國從知識到技術到產品的創新能力與發達國家還有較大差距。
            “用開放思維看待各種評議”
            面對我國科技發展整體看好,但不乏深層次隱憂的狀況,萬鋼認為,要用開放思維看待各種評議,客觀、冷靜看待我國科技發展的領先與差距,理性評判“跟跑、并跑、領跑”并存現象。
            “國內外那些捧殺我國科技水平的觀點,關注點主要集中在我國‘并跑、領跑’的技術;那些唱衰我國科技發展水平的觀點,主要是看到我們很多技術長期處于跟蹤狀態?!?/span>
            萬鋼分析,“領跑”意味著已走在世界技術前沿,但又很難看清未來發展方向,很容易走彎路,相比“并跑、跟跑”難度更大; “并跑”面對的競爭很激烈,重點在于考慮什么時間能實現彎道超車;對于“跟跑”的技術,在密切跟蹤的同時要考慮跟的方向還對不對、是否還要繼續跟蹤等等。
            “在實現趕超的過程中,我們應有大國心態,抱著開放的態度,自信、不卑不亢地理性學習?!比f鋼舉例,經常有人說“我國每年從國外進口芯片所花的錢,已經超過進口石油的金額”,但也要辯證地看待這種現象,“進口國外先進技術、先進產品并不可怕,還要看我們出口了多少?重要的是慎重選擇需引進的技術、重視技術引進消化吸收的自主性、重視自身技術能力的長期積累?!?/span>
            “對待‘跟跑’、‘并跑’、‘領跑’的態度,不應僅憑技術的先進性或其他國家的看法,而且還遵循市場發展的邏輯,與此同時,在現有技術基礎上通過集成創新、商業模式創新也可以有很好的創新績效?!比f鋼強調。
            “實現趕超不可能一蹴而就,也不可能一帆風順,我們既不能盲目自大,也不能妄自菲薄、人云亦云,要有超階段性思維,做出理性判斷?!比f鋼希望科技戰略研究者能靜下心來,用客觀態度和探索精神、前瞻意識和改革勇氣,針對問題,提出建設性政策建議。

            博乐彩票